字节斥资百亿并购妇幼医院 字节将入局辅助生殖?

财经知识08月19日

  字节斥资百亿并购妇幼医院,字节将入局辅助生殖?据了解,除了吃喝玩乐,互联网大厂的触角又延伸到了人的“生老病死”。近日,字节跳动被曝花了100亿元并购了一家妇幼医院。

  据天眼查信息,北京美中宜和医疗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新增股东小荷健康香港,持股比例为69.5%。再加上此前小荷健康科技30.5%的股权,合计持股100%。而小荷健康香港和小荷健康科技均为字节跳动的全资子公司,也就是说字节跳动通过此次增资实现了对美中宜和的全资控股。

  此次并购并非字节跳动在医疗领域的首次动作,事实上,2020年至今,通过一系列的自研、投资、并购等操作,字节跳动已初步实现了在医疗健康领域“线上+线下”的布局,业务覆盖了基因测序、互联网医疗、心理健康、产科儿科、肿瘤治疗、AI医疗等多个领域。

  前有百度医疗,阿里健康,京东健康,后有字节创建自己的医疗体系,难道,互联网大厂的内卷尽头是医疗?

字节跳动

  斥资100亿买妇幼医院,

  字节跳动图啥?

  据报道,字节跳动此次收购的美中宜和是私立医院的“领头羊”。

  公开信息显示,美中宜和成立于2006年,现已拥有7家妇儿医院、2家综合门诊中心以及5家月子中心,提供产科、妇科、儿科、辅助生殖、产后康复和产后休养等服务,业务覆盖京津冀、长三角和珠三角三大区域。

  业绩方面,美中宜和2020年营收20多亿元,其中产科业务占比60%以上,预计其2021年营收为30亿元左右。因此,字节跳动的本次并购市销率实际上高达3倍。

  问题来了,以这么高的价钱收购,字节跳动图啥?

  据市场猜测,字节跳动此举或为在辅助生殖领域分一杯羹。原来,2020年4月美中宜和收购了北京宝岛妇产医院,拿到了极为稀缺的试管婴儿业务牌照。

  而辅助生殖有望成长为千亿蓝海市场。数据显示,2007至2020年间,我国不孕发病率已从12%升至18%,平均每7对夫妇中便有1对存在生育困难,每年通过辅助生殖技术出生的婴儿超过30万。弗若斯特沙利文预计,我国辅助生殖市场规模在2023年将达到496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14.5%。

  此外,在高瓴资本看来,辅助生殖属于低频高价消费,毛利率非常高,在这一点上几乎只有贵州茅台可以比拟,有辅助生殖“第一股”之称的锦欣生殖近年来毛利率基本上都在40%以上。

  除了切入辅助生殖,字节跳动收购美中宜和,还看中了它的“线下基因”。

  2022年6月,《互联网诊疗监管细则(试行)》(以下简称《细则》)正式进入执行阶段。《细则》明确指出,互联网诊疗行为与线下诊疗行为具有同等的效力;互联网诊疗需监管诊疗质量,线上线下一体化等。

  美中宜和作为线下实体医院,对于字节跳动是不错的补充,不仅能够在自家医院率先进行试验,更好落地产品和案例,同时也直接解决了很多互联网公司做医疗进不去医疗体系的问题。

  对于美中宜和这样需要客源的私立医院来说,字节跳动的流量池也是不错的导流渠道。

  据了解,字节跳动旗下的抖音日活用户已经突破6亿 ,2021年12月数据显示抖音女性用户占比为51%,以19至40岁年龄段为主要核心群体,其中有相当部分是育龄女性或有辅助生殖需求的高龄产妇,对生育和儿科问诊有较大需求。

  而且家庭健康的“主责任人”也一般由女性承担,除了个人的医疗健康需求,也会主动为孩子和家人“寻医问药”,加上女性相比男性更高的社交属性,医院的口碑能够更快传播,抖音流量的转化复利因此更高。

  字节摸着百度过河?

  事实上,除了字节跳动,百度、腾讯、阿里等都早已踏足医疗板块,甚至于字节跳动张一鸣、拼多多黄峥和搜狗CEO王小川纷纷辞职奔赴生命科学的“星辰大海”。

  艾瑞咨询报告显示,2020年我国互联网医疗市场规模预计为408.9亿元,预计到2022年这一规模突破700亿元、2023年逼近900亿元。

  百度作为2010年就布局在线医疗的“试验先驱”,成为了字节系入局医疗的领路人和培养人才的“黄埔军校”,简单来说就是目前字节医疗部门的核心成员均来自于百度,既能帮字节把医疗这盘棋走明白了,还能避开百度踩过的坑。

  去年年底字节跳动成立的负责大健康业务的极光部门,就由曾经的百度老将吴海峰带队,其创建的幺零贰四科技——一家通过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等技术,做医疗健康内容的服务平台,也被字节跳动一并收购。吴海锋的手下吴晓辉、王曦等总监、高T、高P也在离开百度后随之一同加入字节跳动。

  相对于百度、腾讯等互联网大厂,字节跳动入局较晚,但是“思路清晰”,走的是内容科普、线上数字诊疗再到线下诊所的路线,从而打通线上线下就医环节,建成医疗生态闭环。

  字节跳动布局医疗健康的“第一子”,当属其在2020年5月全资收购医疗科普和内容社区平台“百科名医”,直接对标“百度健康医典”和“腾讯医典”;

  2020年9月,字节跳动收购幺零贰四科技,成立极光部门,并将原有的头条健康更名为独立品牌“小荷医疗”,发布了面向患者的“小荷”App和服务医生的“小荷医生”App,对标“阿里健康”、“平安好医生”;

  2020年底,字节跳动在北京成立了“松果门诊”(现已更名为“小荷门诊”)线下诊疗机构,打出“线上+线下”的组合拳;

  2021年9月初,字节跳动又先后领投国内专注中枢神经及精神心理健康领域的互联网医疗平台“好心情”,入股美中宜和以及拥有一家肿瘤医院的宏达爱瑞;

  再到如今全资收购美中宜和,字节跳动的医疗格局基本成形。

  相比于字节这样的“后起之秀”,百度属于“起大早赶晚集”的典型。2017年“魏则西事件”后,百度口碑江河日下,医疗事业部遭裁撤,医疗业务重点转向了人工智能和医疗器械领域;2020年百度健康姗姗来迟,却已难以与阿里健康、京东健康抗衡。作为国内头部医药电商平台,阿里健康和京东健康分别在2014年和2020年就已独立上市港交所。

  2021年,阿里健康开始从单一的医药电商平台向全方位的医疗健康服务平台进发,强调以“云基建”为基础,“云药房”为核心,“云医院”为引擎,去年实现营收205.78亿元。

  京东健康以“零售药房+医疗健康服务”为核心业务,并上线了18个互联网医疗中心,涉及心血管疾病、糖尿病、精神心理、肾病、儿科疾病等各个领域。2021年实现营收306.82亿元,且盈利14亿元,连续5年利润为正。

  腾讯在医疗领域的第一笔投资始于2014年,从布局风格来看,腾讯热衷“买买买”,当下国内的互联网医疗独角兽,大半都在腾讯麾下,比如丁香园、微医集团、医联、好大夫在线等。其中微医在互联网医院数量和数字医疗问诊量方面市占率第一,平均月付费用户达2500万,并于近日再获超10亿元融资。

  再加上同样上市港股的平安好医生、增长强劲的美团买药、以及华为的智慧医疗......互联网医疗赛道已经拼成了一片血海,且以京东、阿里、平安、微医为首的格局初定,字节作为该赛道的后来者,或许真如“小荷才露尖尖角”。

  字节医疗,前路漫漫

  回归现实,字节来得晚,投资也少,虽已构建“线上+线下”的医疗生态闭环,但这个闭环其实还不够牢靠。

  以字节旗下的在线APP为例,小荷健康强调以“患者的真实经验”为中心,提供医疗科普、实时咨询和在线购药服务,依托短视频和KOL为APP引流,本质上是内容+社区的模式。

  “患者案例”就是小荷的核心竞争力和差异化所在,但是病例涉及到患者隐私,大部分用户并不愿意在网上公开分享,因此小荷APP在推出两年之后也没有太高的关注度。而反观阿里健康日均问诊咨询量已达30万次,京东健康的年度活跃用户也达到1.23亿。

  而且目前来说,互联网医疗依然面临着变现难和变现渠道少的问题,阿里健康和京东健康的营收90%以上都来自于卖药业务。据了解,依托其强大的电商基因,阿里和京东已经建立了完整的医药供应链,并利用其现有的配送网络快速进军全国超200个城市,为用户提供“次日达”配送服务。

  在医药电商领域,小荷健康APP也上线了购药商城,“常用药、专科药一应俱全”。然而,字节虽有意发展电商,但在以算法推荐为核心竞争力的内容电商领域,消费者更习惯以往的“货找人”模式,只有让用户养成类似淘宝的“人找货”消费习惯,才能快速带动平台销量。

  而且,医药的特殊性使其很难通过“砸钱换流量”,也很难直接靠流量变现。张一鸣自己就曾在公开场合说过,即便拥有医疗广告的资质,今日头条也不会做医疗广告。

  而今年6月药品管理新规对‘第三方平台直接参与药品网络销售活动’的明令禁止,让这条已被验证的盈利之路出现了更多变数,消息一出,阿里健康和京东健康股价便应声跌超10%。

  如此种种或许加快了字节进军线下的步伐。然而,字节跳动的“小荷门诊”并没吸引来外部客源,主要是字节员工过去打疫苗和体检;收购医院这事儿对阿里和京东来说也不是什么新鲜招数,京东在2013至2017年4年间就投资了13家医疗企业,其中还有2家自建,投资总额超过8亿元。

  不过,高价收购美中宜和帮助打通线上和线下,切入比较有“钱景”的辅助生殖和高端私立医院,对于较晚入局的字节来说,用钱“买”回来错过的10年,或许也算值得。